相关文章

祖母绿:出身门第有讲究

  祖母绿作为五大宝石之一,是珠宝行业炙手可热的“红人”。这个曾经在国内市场基本无人问津的绿色宝石,继翡翠之后,像一个强力的转轮,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搅动着国内绿色宝石的蓝海,以至于和祖母绿有着类似色泽的所有绿宝石的价格都在一路飙升。

  这其中,除了过度采伐造成的资源短缺外,政局不稳、资本运作等因素也不可小视。“在哥伦比亚著名的几大祖母绿矿区,不乏戒备森严的武装队伍,他们基本控制着哥伦比亚所有祖母绿的大产区。其中的武装队伍基本分为两股势力,一边是当地的黑社会,另一边是游击队,他们之间经常会出现武装冲突。如果想到那里参观,简直就是件不要命的事情,因为你随时会遇到持枪的巡矿者,对于那些不请自来的入侵者,他们并不关心你的动机,随时可能将你置于死地。”这是在我某天突发奇想打算去穆佐(MUZO)矿区参观时,一位在哥伦比亚经营多年祖母绿生意的朋友对我讲的。

  说到祖母绿的矿区自然要谈到很久以前的故事。相传公元1600年,哥伦比亚首都以北200多公里的穆佐(MUZO)地区,突然暴发洪水,来势汹涌,水流倒灌,冲刷了大片的农田沙土。洪水退去后,当地摩斯卡斯人回到昔日的家园,发现往日清澈的河水变得浑浊,本以为是河底的淤泥被翻卷出来,下河清淤的时候突然发现河床里散落着大量耀眼鲜艳的碧绿的石头,这就是著名的哥伦比亚祖母绿的由来。此后,说到哥伦比亚最好的祖母绿,也无人不知穆佐这片产区,时至今日,这里仍是黑帮和游击队争夺的宝地。

  不过,最早的祖母绿矿区并非知名的哥伦比亚,而是要追溯到公元前3500年的埃及。在那时,埃及人在开罗西南方向的沙漠中首次发现一种耀眼的绿色矿石,由于它们的颜色美艳绝伦,当时便成为皇室的御用宝石。埃及极富盛名的女王克里奥·帕特拉便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了这座祖母绿矿,足以见得女王对这种宝石的钟爱。

  大概到了公元前2000年左右,埃及第十二王朝的时候,祖母绿制成的饰品已经成为富家女闺中必不可少的配件。由于埃及是16世纪以前世界上惟一的祖母绿产地,当时的交通和贸易也不够发达,所以那时其他国家的王室对祖母绿知之甚少,因此它也就成为了无比珍惜的宝贝,甚至是至高无上的权力象征。不过,这座古老的矿床早已枯竭,而且出产的祖母绿品质并不佳,晶体也比较小,再加上当时打磨工艺的不成熟,很多镶嵌都是以极其原始的状态出现,美感不足。

  直到16世纪中叶,南美洲摩斯卡斯人的祖母绿才被外来的不速之客们公诸于众。西班牙殖民者发现,南美洲的印加民族拥有的祖母绿比埃及的更加迷人。在之后长达一个世纪的时间里,西班牙人把印加人珍贵的祖母绿大量运回欧洲,祖母绿瞬间以它独特、迷人的风采倾倒了整个欧洲皇室。

  时至今日,除了当时的埃及和南美洲的哥伦比亚出产祖母绿以外,巴西、赞比亚、俄罗斯、马达加斯加、坦桑尼亚、巴基斯坦、中国等地,也不断发现祖母绿矿床,只是优质者甚少,其中属巴西、赞比亚祖母绿矿区最为知名。

  哥伦比亚玉受推崇

  在祖母绿的世界,矿区产地就像血统一样,直接决定着祖母绿的价值。同样颜色、净度、级别的祖母绿,来自哥伦比亚的要比赞比亚或巴西的高出几倍的价格。当然,哥伦比亚也有不同的矿区,这些矿区主要的区别在于出产的祖母绿颜色不同。

  哥伦比亚最负盛名的矿区有穆佐(MUZO)、契沃尔(CHIVOR)、科思克兹(COSQUEZ)、达碧兹(TRAPICHE)等。其中,以穆佐(MUZO)和科思克兹(COSQUEZ)出产的祖母绿品质最佳,而穆佐(MUZO)祖母绿又是哥伦比亚最具代表性的祖母绿。

  很多买家常说,最好的祖母绿的成色就像翡翠中的帝王绿色,浓郁而富有生机,这形容的就是穆佐(MUZO)祖母绿。二战后,这种颜色的祖母绿深受亚洲收藏者的喜爱,尤其是来自日本的买家,更是不惜重金常年收购。

  科思克兹祖母绿矿出产的祖母绿颜色发蓝,更能体现祖母绿深邃优雅的一面,因此深受欧洲买家的喜爱。

  契沃尔出产的祖母绿比起穆佐和科思克兹来说更偏黄色,由于氧化铁的作用,契沃尔祖母绿内部常见黄铁矿包体,颜色也没有穆佐那么浓郁,而且晶体比较脆弱、易碎。

  祖母绿的晶体硬度虽然能达到7.5至8,但由于晶体脆性极强,决定了祖母绿几乎都不会太大,质量极优者重量在2克拉以上,已属罕见,如果重量能达到5克拉以上,就是难得的珍品了。

  值得一提的是,哥伦比亚出产的祖母绿虽然色美,但瑕疵较多,研究者们常称哥伦比亚祖母绿中丰富的内容物为祖母绿最美的花园,原因就是它们拥有着最丰富的包裹体。这种包裹体与生俱来,其中最具特色的要属气液固三相包裹体,就是在一个包裹体内呈现出气体、液体和固体的三重结构,这也是辨别哥伦比亚祖母绿的重要特征之一。

  除了以上三个著名的矿区,哥伦比亚还有一个矿区出产的祖母绿是全世界其他地区所没有的,这就是特雷皮许祖母绿矿区,又名达碧兹(TRAPICHE)祖母绿。“特雷皮许”一词在西班牙语中是指研磨蔗糖用的转轮,人们用这个名字表现这种具有六臂的祖母绿再形象不过了。达碧兹祖母绿具有像星光宝石一样的六条形状射线结构。

  达碧兹由于十分罕见,而被当地人称作“神的恩赐,并为六臂都赋予了不同的含义,它们分别代表了健康、财富、爱情、幸运、智慧与快乐。已知最大的一颗重780克拉的达碧兹祖母绿,现存于伦敦的自然历史博物馆,稍小的一颗被命名为“太阳”,重62.80克拉。

  矿床“后起之秀”

  由于哥伦比亚矿产不断的减少,珠宝商们费尽心思在全球寻找优质的祖母绿矿源,几经周折,巴西和赞比亚矿区被发现,成为祖母绿矿床的后起之秀。

  巴西是当今世上第二个祖母绿的主要供应地。这里出产的祖母绿大多颗粒较小,颜色偏浅,甚至有些偏黄、偏灰,只有少数具有足够深的色调。

  巴西的主要矿区是巴伊亚州的萨林因哈(SALININHA)和卡纳巴(CARNAIBA)。巴伊亚州产的祖母绿主要有三个品种:第一种是色泽较浅的祖母绿,这主要是由于祖母绿在生长的过程中有钒着色所致。因此有些专家认为,它不应该被列为祖母绿家族成员,而应称其为绿色绿柱石。第二种是呈浅微黄绿色,貌似普通绿柱石,但在光谱检测仪下却有明显的铬吸收光谱,此种效应是检测祖母绿的标准值之一。第三种是产于福摩索(FORMOSO)附近的云母片岩中的祖母绿,这才是巴西出产的优质祖母绿。近年来,一些不法商人也把巴西绿碧玺,甚至是绿色绿柱石鱼目混珠成祖母绿出售。

  赞比亚是当今世界上第三个主要的祖母绿供应地,约占世界上祖母绿供应量的15%,仅次于哥伦比亚和巴西。赞比亚所产的祖母绿,品质大致介于哥伦比亚祖母绿与巴西祖母绿之间,大多呈现春天嫩叶般的亮绿色或带蓝的绿色,也有偏暗的柔和色调,但更多的是带有灰色调的绿,内部的包裹体也是丰富多彩。

  除了以上三大产区外,马达加斯加中东部近海的马拉加拉(MANAJARY)产的祖母绿,颜色甚至好过哥伦比亚,而且内部包裹体很少,很干净。全球最大、最贵重的祖母绿原生矿石“受天百禄”就产自这个矿区,只是由于矿山的出产量被以色列人严格控制,而且所有出产的祖母绿都必须运回以色列进行切磨,因此成本较高。

  坦桑尼亚产的祖母绿也是可与哥伦比亚祖母绿媲美的一种。它既有像穆佐那样的正绿色,也有像契沃尔那样带蓝的绿色。巴基斯坦的祖母绿艳丽的颜色不亚于哥伦比亚祖母绿,只可惜晶体结构太小,切磨好的成品很少能大于1克拉。

  俄罗斯乌拉尔山脉出产的祖母绿以钻石般的火彩而文明,只是绿中略带黄和较多的瑕疵让收藏者们感到遗憾。

  另外,还需指出的是,市场中还有一种叫“秘鲁祖母绿”的,其实这只是人们对哥伦比亚穆佐(MUZO)祖母绿的误称罢了,因为秘鲁至今尚未发现祖母绿矿床。西班牙祖母绿也是同样的道理,不同的是西班牙祖母绿大多是早期的西班牙殖民者从哥伦比亚运到西班牙的。而印度出产的祖母绿大多数具有较多龟裂纹,也有些做过严重的人工染色。而所谓来自阿拉伯的麦地那祖母绿就基本都是玻璃仿制品了。

  无色“注油”属正常

  我们常会听到,这个祖母绿是无油的,那个祖母绿是注油的,这个祖母绿是充填之类的说法。其实,这些都是祖母绿的一些优化处理方式。祖母绿由于其易碎的晶体结构,往往在生长的过程中出现很多裂纹,人们常采用把切磨好的祖母绿浸泡在无色的油中,在低温高压的环境下把油注入祖母绿的裂隙中,以减少宝石的裂痕将其进行美化。

  所谓“注油”是指无色油处理,国际权威的宝石鉴定机构——如:古博林(GUBELIN)、GRS、DSEF等——视“注油”处理为正常的祖母绿优化处理,其优化级别体现了祖母绿的裂隙数量,分别分为:轻度注油、中度注油和重度注油,中国的国家珠宝检验检测中心对祖母绿的检测标准也逐步与国际接轨。

  不过,有些商人为了使祖母绿的颜色看起来更艳丽,会往无色油中添加绿色颜料,这种浸润优化的方式在检测过程中视为非正常优化处理,往往不被接受。曾经有位哥伦比亚当地的矿商非常形象地向笔者描述了无色油和有色油优化的差别,他说:“每个人都要洗脸,无色油的优化就像洗脸,但有色油就是化妆了,你也知道,很多女孩子们化妆前后是有很大差异的。”所以注油的祖母绿没有问题,只要不是有色油就可以。

  当然,非常优质、几乎无裂的祖母绿原石即便是经过高压注油,由于晶体表面无裂痕,油脂也很难保存在矿物体内,所以在检测的时候会出现无注油的结果。而这种无油的品相极佳的祖母绿不足总量的1%,是可遇不可求的珍品。价格基本也比处理过的祖母绿高出一倍以上。

  在哥伦比亚当地,优质的祖母绿大多选用雪松油进行浸泡优化,因为雪松油不仅可以很好地填充祖母绿的裂缝,更能达到和原石几近相同的折光率,可以避免祖母绿内部出现淡蓝色或橙色荧光的情况,不会影响宝石本身的颜色和火彩。当然,最上乘的雪松油也是价格不菲的浸泡溶剂,为了降低成本,那些品相稍差的祖母绿也会被浸泡在混合了其他油脂的雪松油中,而这种类型的无色油优化处理,有时会影响到宝石的品质。

  充填处理往往指用树脂、蜡、胶、有色油等对祖母绿进行优化处理的一种方式,由于树脂、胶、蜡等的黏性较雪松油强,所以更容易将裂痕严重的祖母绿晶体黏合在一起。同时,树脂相较于油而言,挥发性较低,可以长时间保存,这种处理多用于品质较差的祖母绿。国际权威鉴定机构认为,凡是做过以上处理的祖母绿,均不能称为天然祖母绿,价值会大大降低,作为收藏或佩戴都尽量不要选择做过此类优化处理的祖母绿。

  八角切割为最佳

  祖母绿是一种极易受到高温破坏的宝石,从原矿到宝石的出产率仅有1.2%,因此在切磨的时候,工匠们会用油来做隔热保护。

  在琢型上,由于晶体的解理导致钻石的切割方式并不太适合祖母绿,为此经验丰富的工匠在不断的测试中发现了一种新型的切割方式,这种类似长方形的八角切割让祖母绿的折光率达到最好的效果,呈现最美丽动人的色泽。后来这种切割也逐渐被使用到其他类型的宝石切磨中,DE BEERS的资深钻石顾问曾经告诉我,他们只会用净度最好的钻石进行祖母绿切割。

  当然,对于祖母绿也不例外,敢于使用此类切割的祖母绿大多拥有出色的净度,然而净度相对一般的基本都会使用素面,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弧面形切割。对于达碧兹这种另类的祖母绿,为了保留其原有的天赐外观,采用的均是弧面型。

  切割也是决定宝石价值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在哥伦比亚,很多的切磨作坊只有10至15平方米,开采出来的祖母绿原矿大部分在这里变身为宝石级的裸石,而这些手艺娴熟的工匠们,几乎是几代人都潜心于如何把这些绿宝石切得更加耀眼动人。他们大多中年以上,也有家族中的年轻人,问其手艺的出处,往往都是爷爷的爷爷传承下来的,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世世代代都在为这些绿色的晶体工作,让它们变成值得全世界欣赏的艺术品。

  市场价格飞涨

  在国内不乏很多自称在哥伦比亚有矿的卖家,大多数不是拥有一个无名小矿,就是拿某个已经废弃的矿当幌子。因为在当地,真正拥有优质矿产资源的基本只有黑帮和游击队,而且卖方不会直接与买方交易,他们都要通过中间的贸易公司来出售手中的货品,当然这些中间的贸易公司基本也为当地的富人阶层所有。

  对于大卖家,常会有“店大欺客”的现象,因为掌控着优质的货品渠道,卖家往往不愁没有出手阔绰的金主,所以没有达到满意的利润,他们是不会出售的。而中间人就不同了,他们为了让货品迅速流通,以便维持现金流的周转,会不惜以很低廉的价格出售手中的货品。当然,相比较来说,中间商所要担负的运营成本也少之又少。

  在哥伦比亚的祖母绿圈,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凡是不会讲西班牙语的陌生面孔来到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的祖母绿市场,价格基本都要高出本地售价的3至4倍,只有在当地时间比较久的祖母绿贸易商们才能拿到价优物美的货品,否则你可能连看好货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全球各地的珠宝商都只会和聊得来的内行人分享他们压箱底的宝贝,所以一些非经营型的买家到哥伦比亚本地采购未必是明智之举。

  除了品质极佳的祖母绿确实珍稀外,祖母绿近年来的价格飞涨和中国买家的捧场不无关系。穆佐出产的天然无油祖母绿从5000美元/克拉起步到20000美元/克很平常,更有5克拉以上的精品能叫到60000美元/克拉。

  不过,这样让人牙疼的价格基本只出现在哥伦比亚的祖母绿身上,而同样色泽、净度、质地、切割的巴西或赞比亚祖母绿基本是上述50%的价格,有些甚至只有25%。而决定祖母绿价格的重要因素中颜色、净度、产地这三个指标显得尤为突出。曾经有一位收藏者给笔者展示过一颗重达500多克拉的弧形切割祖母绿,本以为如此重量的祖母绿足以作为收藏品拍卖,却由于颜色较浅,内容物较多被拒之门外,所以盲目地关注重量是不可取的。

  (作者单位系Moimême珠宝定制工作室)